网站首页 走进沈丘 今日沈丘 前进中的沈丘 媒体关注 精准扶贫
企业风采 文化沈丘 招商引资 文艺长廊 政府信息公开 政务服务
沈丘概况
走进沈丘
今日沈丘
媒体关注
政府信息公开
精准扶贫
企业风采
文化沈丘
招商引资
文艺长廊
最新动态
我县农机局组织开展农机安全生...
乡村和谐离不开新“乡贤”——...
我县举办2018年安全生产月...
我县组织收听收看省政府中央环...
首师大附中模拟联合国社团“守...
沈丘县机关事务管理局组织开展...
我县槐店镇南关小学、志远中学...
告别童年 感恩立志 沈丘县骥...
详细信息
门神不对脸
发表于:2017-11-14   来源于:本站   浏览次数:

    “门神不对脸”是豫东方言,比喻两人虽然关系亲近,但总是意见相左,性格不合,有戏谑意味。对脸在沈丘语境内指对脾气,相看两不厌,入得法眼。而所贴之门神画,多数时间均两两并列一致朝外,但对脸之时绝少。大舅四子无女,膝前萧然,央求二妹(我母亲):“你闺女多,送我一个中不?到死喽好有人哭啊。”农人注重身后事,故去时场面萧索寥落,没响动,不但是很没面子的事,甚至形而上到个人品质的高度。闺女多的家庭能在娘家爹娘葬礼上请几班乐班——唢呐、笙等乐器班,乡间俗称“响路”,嚎啕着为娘家人争光一回。我们家播迁在湖北的国营农场,子女众多,于是二姐四五岁时被送到张营舅家,以女养之。舅家二哥张静,小名费力(从小名就可看出是什么货色,至今我们都称呼他“力哥”),比二姐稍长。灵活多动,喜恶作剧,亦是七八岁小童,正是“十、七八岁人人嫌”的年龄,哪懂得呵护远来之妹。
    今年正月初五力哥儿子完婚。我们二姑奶家举家亲临庆贺,初七,力哥携妻来家,一则拜年,再则初闻姑父卧病,亦有前来探望之义。二姐闻之来,有兄妹之情,故来助厨。言笑中,总絮叨童年时之恨事,语多报复,称力哥“最贱”,“贱人就是矫情”,“别是个菜囔子(囔nang指大口往嘴里塞食物,沈丘方言音变为“喃”。菜囔子在沈丘方言词汇里指贪食好菜,不肯吃饭之谓,旧事讥人吃相不雅),光吃菜不喝酒。”力哥朗声大笑。
    舅家庭中有枣树,颇甜脆。杜甫有诗云“堂前扑枣任西邻,无食无儿一妇人”,力哥腿脚健捷,不必效“西邻”贫妇用长杆“扑”,攀援而上,迅捷如猱,坐于枝桠间大快朵颐,二姐于树下仰望跳脚央求。据说力哥故意大啖脆枣,夸张得啧啧有声,言道:“等我吃饱了再给你撂几个。”——此情节我深信有之,一者孩童有独享并炫耀之癖;二者饥馑岁月对食物之记忆最为深刻,我也曾数次听闻二姐描述此景。又,往二姐兜里放个老豆虫(黄豆、绿豆棵间寄生的一种青虫,学名豆天蛾),头发间揉个苍子(苍耳果实,带倒钩,极易粘连在头发衣服上)、扯散发辫。妗子虽疼爱二姐,然性格温和庸懦,对幼子间戏谑争执不能有效震慑,每每对二姐的哭告只能提供语言上的找补宽慰,“回来叫恁爹打他一顿”,“晚上不叫他吃饭”等等。此情状所产生的亲疏有别感在孩童脑海中尤为凸显。舅家众子唯畏严父,大舅是方圆几里唯一的高中生,眼高过顶,睥睨众生。每当归来,不苟言笑。二姐望救星般泣诉于膝前,痛陈二哥之劣行(也都是些芝麻粒儿样的小事),大舅常为其出气,责打老二。久之,每到大舅要归家的辰光,力哥顿时敛起顽皮之态,屏息耸身躲于门扇之后,二姐笑言“像搠枪一样(“搠”沈丘方言指挺举、竖起义)”,好歹安生一顿饭时光。大舅前脚出门,力哥马上故态复萌,顽劣如故。力哥之“贱”,似言之非虚。
    然大舅之庇护遑论周严,矧训责间或有之。二姐曾因想家哭闹不止,妗子劝解不下,舅父不耐其烦,威仪加之。喝道:“再哭不要你了,把你送湖北去!”被当成小猫小狗送来送去——又是童心一道伤。二姐的“不能融入”感一直未能消弭,且愈发强烈。加之大舅幼时就与母亲不谐(母族张姓之人皆倔强不化),舅责母不听兄教,甘投荜门,“有她受的罪”;母怨舅不事营生,眼高手低,“掂着眼皮看人”。母亲也不愿看人眼色,年余探望父母,闻二姐之苦求,携之返鄂。二姐结束了为他人做女儿的童年经历。
    无论酸甜苦辣也是一段独特的人生体验,能在中年后化为谈资与人侃侃而道。但那段经历也有余绪,二姐与舅家感情深于我们其余姐弟,尤敬于妗子。妗子出身书香门第,娘家爹是国民党员,国文教员。妗子举止有度勤俭守礼,就是不识字,大概旧派的爹谨守“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古训罢。但看似懦弱的她却也有个性——迂别(“别”音biè,沈丘方言指执拗倔强),与自视甚高的大舅自然不能琴瑟和鸣。姥爷姥姥过世后,失去压制的他们很快别居,分别由大儿、二儿赡养,婚姻名存实亡,直到大舅前年辞世,妗子都未送夫君一程,心中芥蒂可见一斑。二姐以女儿之礼常探望舅妈,舅家之事从未缺席,与舅家诸兄弟言辞不忌。
    席间,力哥对二姐的声讨左支右绌,以“我怎么不记得这点子事儿”“这些年,咱俩当门神也不对脸”推脱。酒酣之际,向二姐抗言:“你光记着这些赖事儿,你咋不说上恁大姨家我背着你?”(大姨嫁于大吴营,离张营十里之遥)家宴上还有诸堂兄,看两个知天命之年的兄姊互呛童年琐事,哑然失笑。我不信七八岁的童子能负重走十里路,讶而发问:“是一直背么?”“一直背还不累死,不是她走不动了我背一段么!”又是哄堂。
    一会儿,二姐端上藕夹,双手放在力哥面前——她还记得二哥爱吃藕。我却瞥见她眼角的一抹泪痕。(傅坚)

关于我们 | 郑重声明 | 意见反馈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中共沈丘县委 沈丘县人民政府 承办:沈丘县委宣传部网络管理中心
版权所有: 沈丘县政府网 2011-2020
电话:0394-5105165 邮箱: sqxwzfw@163.com